情定大饭店(完结篇)‧从洗碗工人到公关经理‧东姑幼子苏莱曼半

情定大饭店(完结篇)‧从洗碗工人到公关经理‧东姑幼子苏莱曼半苏莱曼是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之子,年轻时一心想投身电影拍摄,最终因敬爱的父亲而放弃了理想,转往酒店业发展。“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当然不会选择酒店业。24小时全天候工作,压力又大,别人在休息和睡觉,我们还得工作,但为了父亲,没法啦!”担任酒店公关的工作,苏莱曼说是吃力不讨好的。“有人死在酒店,我就得出面摆平,并一路随着尸体去到太平间;有客人发生意外或吃了酒店食物后不适,我半夜也得赶回来;总之,公关的任务就是,设法维护酒店的形象,一脚踢就是了。”苏莱曼早年在英国唸的是摄影课程,本一心朝电影业发展,却为着父亲东姑阿都拉曼,而扭转了人生方向盘。“当年父亲在亚罗士打开了家三星级酒店,他很希望我替他打理这家酒店,再三考虑后,我决定圆他老人家的意愿,就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朝全然陌生且兴趣不大的酒店业发展。”苏莱曼(Suleima Tunku Abdul Rahman)是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最小的儿子。他在酒店业一呆就呆了30年。他说,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他绝对不会从事这个行业域。“酒店的工作时间长,别人休息时你还得工作;别人用餐时,你得饿着肚子;别人睡觉时,你还是得工作,但是,在这一行呆久了,还是种下了蛮深的感情,想走也走不了。”毕业后被安排酒店工作自英国毕业后回国,苏莱曼就在父亲的安排之下,半推半就进入了服务至今的这家酒店。但他笑说,父亲一定非常后悔,当年让他去朋友开的这家五星级酒店本来只是磨练磨练,却没想到他这幺一去,就不愿再回到父亲的三星级酒店工作了。“那里太漂亮了,我哪肯回到父亲那家小型酒店?没法,父亲也只好将错就错,让我留在那里了。”说是“磨练”,苏莱曼说,父亲当然是说话算话,他在酒店的第一份工,是从最低层的洗碗工人做起。他笑说,记得他第一天上班时,打了领带穿西装。然而,却睡迟了,匆匆和父亲吃了早餐后,还假公济私地向父亲借了汽笛使用,好提醒同路人让让路,免得他第一天上班就迟到。“我一到达酒店门口,还对一名叫比尔的开门员工神气地说道:‘我要见总经理。’比尔看我一身庄重打扮,又要求见总经理(老爸的朋友),心中认定我不是等闲之辈,自然赶紧招待我了。”应付外人压力比一般大哪知,第二天,他就大受打击。“隔天,我很无奈地穿上洗碗工人全蓝、短靴的制服来上班。替我开门的还是比尔,看我一夜之间大对比的一身打扮,他傻了眼。那天之后,我和比尔就成了好朋友。”从洗碗工人开始,到一步步担上公关经理这职位,苏莱曼说,这过程很辛苦,但其实也蛮享受。酒店是个实在美丽的地方,每天来这样一个地方上班,心情自然也会变好。“心情是美丽的,但工作蛮吃力,尤其是每天应付外人的公关,我们的压力更是比一般的大。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守着酒店的形象和信誉。”他举例说,除了一般应对媒体的工作,他常做的,便是在面临突发的、对酒店有负面影响的状况时,他得站出来扛起解决的责任。“譬如,睡到半夜电话猛然响起时,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得赶紧起身第一时间连跑带跳地到酒店去。常出现的状况就是,可能在酒店内发现尸体,也有可能是有客人吃了酒店的食物后感到不适,而我,就得儘量低调和以最有效的方法来应付。”自小看惯大场面他说,倘若发现有人死在酒店,他就得在报警后,随着尸体到太平间等待解剖结果。了解死因后,若是外国人,须通知当地的领事馆,谨慎而完善地处理一切。“已经习惯了,尸体看多了也没甚幺感觉。不过,很庆幸的,至今处理过的全都是自杀或因病自然死亡的,没甚幺谋杀或任何棘手的案件,不然我就头大了。”但也因为父亲的关係,苏莱曼自小看惯大场面。他说,很幸运地,他自小就已经很懂得人情世故,所以,公关这工作对他来说也不是太难。“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名言是:做人要老实,更不可做伤害人的事。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在待人处事方面,也深深地被父亲这句话影响了。这样的处事方式,也对我的事业有很大帮助,让我具有很棒的人缘和顺畅的人际关係。”代表到印尼主持开幕礼现场宰羊血淋淋永难忘投身工作不久,苏莱曼就在偶然之下获很可贵的经验――代表酒店到印尼主持开幕的那段回忆,让他一生难忘。“原本受邀的是香港的老闆,但印尼的开幕仪式是採取现场宰羊的习俗方式进行,而香港老闆是名爱护动物者,不忍见此血场面,只好由我来取代他出席。”他说,开幕那一天的情景,是非常血淋淋的,至今他仍心有余悸。“宰羊时,虽是隔着一块白布进行,但心里还是相当不舒服的,之后还得把羊头埋在泥土里,才算大功告成。那天发生的事,让我大开眼界,但也算是蛮痛苦的一个经验。”邀请印尼媒体採访须在请柬信封塞现金苏莱曼说,走了一趟印尼,他才察觉印尼媒体和大马媒体大不同。他说,在大马,要邀请媒体出席採访往往是靠交情、一通电话或请柬就行,但在印尼,却绝对行不通。“要印尼媒体来採访,还要亲自到每家报馆走一趟。把现金放在信封里,然后亲自把钱与请柬交托报馆高层,才算完成任务。所以,单单只是派送请柬,就佔了我整天的时间,累得喘不过气来。”前首相马哈迪只爱大马美食90年代,首相敦马哈迪带着百多名高官显要到中国深圳时公干时,苏莱曼就曾代表酒店联同该酒店两名厨师,亲自陪同到深圳去。“敦马哈迪吃不惯中国菜,也不能一天吃不到他最爱的印度煎饼(Roti Canai)、椰浆饭(Nasi Lemak)及印尼杂饭(Nasi Campur),所以,我才带领两名大厨贴身招待,让他人在异乡也能感到舒服自在。”他说,敦马哈迪不是个挑剔之人,也蛮随和,整个行程的相处气氛及招待工作都非常顺利和融洽。港星周润发笑容好个性酷至于港星周润发与好莱坞影后茱迪科士打,他说,他们是在多年前来马拍摄电影《安娜与国王》(Anna And The King)时入住他们的酒店。“周润发虽然笑容很好,但性格还蛮酷的,而且几乎是没踏出酒店房门一步。就连吃饭时间,也在房内用餐。”不过他说,周润发虽是“宅男”,却很喜欢槟城的美景,有几次一人悄悄地溜到酒店外海边去漫步,非常陶醉与海洋的独处时光。“印象中他的个子真的很高,很有型,虽话不多,但给人的感觉是很舒服的。”占士邦-罗杰摩尔活泼健谈爱极乐寺银幕上给人感觉很酷很骄傲的“占士邦”罗杰摩尔,私底下却是个很活泼很健谈很多话的艺人。他说,罗杰摩尔对槟城的多项旅游胜地非常好奇,他不停地询问苏莱曼的意见,隔天就兴致勃勃朝目的地出发和探索。“结果,他告诉我他最爱的是槟城的极乐寺。谈起这地方,他满脸都是新奇和喜悦。”而沙爹,他更是讚不绝口。招待前任霹雳苏丹求客人换房伤脑筋多年前在招待上一任的霹雳苏丹时,他说,就遇过比较难堪的情况。“那时,对方指定预订酒店20间房间,方便他们工作。而偏偏,其中有4间已经有人入住。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得担当讨人厌的角色,要求客人更换其他房间。”他说,那些客人当然是不满而气愤不已,而他就得在多次道歉和解释原因后,安排他们入住更大更豪华的房间,另外再安排提供免费餐点等,才总算给把客人安抚下来。从没在酒店招待过父亲招待过无数VIP,问他有没有在酒店内招待过父亲东姑?“没有。但我每天晚上都在家服侍他,任他点来点去。每天早上他在看报章时,得听他大发牢骚,常常还气愤得大拍桌子,哎呀,已经很够啦!”幽默又鬼马的苏莱曼,总会有出其不意的答案。主角:苏莱曼(Suleima Tunku Abdul Rahman)国籍:大马职业:槟城沙洋酒店与金沙酒店(Rasa Sayang Resort & Spaand Golden Sands Resort)公关经理资历:30年他服务过的贵宾: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英国前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永远的占士邦”罗杰摩尔(Roger Moore)香港影帝周润发好莱坞影后茱迪科士打(JodieFoster)现任国家元首前首相敦马哈迪/副刊‧报导:林春莲‧2011.09.15

相关推荐